看书网 > 玄幻小说 > 民国墟烟 > 第七十三章 肖家堂会

民国墟烟 第七十三章 肖家堂会(1/2)

    灾难的发生,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来临的。赶上那个点儿,人的不幸就不得不提前走一步。沈太太的选择本来是向生的,却偏偏一脚迈出踩了空,结果让灵魂飘在荒野,**长埋异乡。

    因时局的恐慌,沈先生携沈太太从白水镇出来,绕道结拜兄弟那儿暂避已有一月之余。最先的想法,是住上几日,叙叙旧,看看风声,再回集村常住些日子,是好是坏也就认了。

    人到了一定的年龄,怕死的恐惧逐年递增,何况是面对即将来临的充满血色的黄昏,说不怕死是假的。在沈太太的眼里,恐惧之余,心底还埋藏着事态过后一个日子的美好。

    没想到沈太太的企盼走向了反面,并没有如愿以偿回到她当初希望的那个平静的日子。不是不想回,而是实实在在没有机会再回去了。沈太太的未来发生了变化,这个变化不是一般人能够圆满的,也许只有上帝,或者说是上帝的那个代言人。为沈太太只能做一祈祷,划一十字,送上一句上帝的祝福,阿门。

    沈太太一路走好。

    在结拜兄弟那住了一个多月。这一天,离开肖家返回白水镇时,这条路也是去集村的必经之路。人还未走出山沟峡谷地带,途中一件意想不到的自然灾难发生了。

    雨后的山路,空谷幽静,百鸟和鸣,山岩松动的滑落偶有发生。散在路边的石块被人清到一边。沈先生和太太乘车路经此地,显然没有意识到雨后山上岩石崩塌的征兆,在无意识的状态下,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生死险情。沈太太的不幸在于过早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一同命丧黄泉的还有家丁,唯有赶车的躲的及时毫发未损,同车的两死一伤。沈先生侥幸活了下来。之后,回到肖家养伤数日。

    沈太太的死像一味苦涩的药,一个人,孤苦伶仃地走在湿漉漉的路上。先前还静静地安坐在车上,走着走着,从天而降,命运的石头便落了下来。那么巧,无端地砸在生命的穴上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来都来不及,哪怕是再深情地望一眼周围的草木,身子一歪,就涅盘了,落了个避坑落井的结局。

    人的死,真是容易。早晨还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人,过了几点钟,一转眼,人就走了。难怪释迦牟尼要出家,生与死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解读。哲学,太古老。也许,人到菩提树下才会明白。不过有的人,即便到了树下也不会明白。这样的觉悟,还是有些久远。

    在肖家躲避风头的那些天,刚来的时候住的还舒心,时间也过的快。沈先生和肖先生喝喝酒,聊聊生意,有时约人一同出去打打猎。山里的野味丰富。沈太太和肖家的女眷搓搓麻将,玩玩别棍儿,别棍儿,乡村时兴的一种长条纸牌。累了,就在一起说说话,无非是些和女人们有关的一些家常琐闻。有时到集镇上走走,逛逛街,买点头饰的什么,为的是打发时光。可时间一久,每天重复的单调,心便日渐烦闷起来。沈先生还好些,因常在江湖上行走,只要yǒu mǎ头,心的流放就不算漂泊。而沈太太就缺乏这样的耐心,和天底下所有的女人一样,要摊上事,心的浮躁说来就来,拦都拦不住。还好,为了解闷,肖家请来了戏班子。

    戏班子不是什么名角,就是走村串乡搭台唱戏的那一种。草台班子,没什么知名度,要说有,也是十里八乡的知晓,再远一点的就不知名了。

    说起草台班子的角,也有唱的好的,生旦净末丑,一登台,一亮相,真叫一个绝。可这些人唱了一辈子,也没什么名,为什么?角都是捧出来的。是具有社会背景和有钱的人,用白花花的银子硬生生地砸在场子上,再雇佣些文人墨客在小报上一渲染,人的知名度就出来了。如若碰巧有御用大家的着墨,走进紫禁城就只是个时间的问题。太后一高兴,

【民国墟烟】网址:http://www.kansuu.com/chapter/166978/99982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