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玄幻小说 > 民国墟烟 > 第六十六章 神父来访

民国墟烟 第六十六章 神父来访(1/2)

    从城南菜园子返身回去的途中,曾文贤遇到一件事,说起来很简单,有关医德的日渐走衰。

    下关和济中医诊所的吴亦德从通州来到此地行医已有三载有余。据传,离开的原因是诊所有了命案。民间有言,再好的先生也有请脉失手的时候。在下关,吴亦德人脉普通,医术也说的过去。自诊所开张以来,诊脉无数,还未听说有医治失误的记录。

    有一事自认惭愧。前些日子,驻地一位守城团长的太太,因患有肺痨病,恭请吴先生到下榻之处出诊。瞧过几次,吴先生每次必嘱,一定要注意房事。最后,团长太太还是走了。木已成舟,团长也不好再说什么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吴亦德为另一商户人家瞧病,也是老病,对症入药,吃了一段时间,这病根居然给瞧好了,还赢得对方一块金字牌匾。商家又备下一桌酒宴答谢,说好今早商家敲锣打鼓送匾。不料,这事无意让团长的马弁知道了,急速回去报告团长。

    在下关,和济诊所门前敲鼓喧天,一场事先安排好的揭牌仪式正在进行,围观者如云。这时,突然由团长的警卫人员组成的一袭素色孝衣者,直奔诊所秉言讣告。送匾的商家见状,顿感晦气,扯起金匾抬回家去。说下的一桌酒宴也撤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今年时有发生。城内金泊仓的李家,老太太也是因了郎中的失手一命归天。出殡的那一日,李家的人把郎中诳去,郎中误以为出诊。到了李家,一袭孝衣孝帽箍在身上。身不由己,一路跟随披麻戴孝送葬行列于坟地。无以说钱,算是对郎中的辱报。作践一场,以示警醒。

    医德医风的日下,固然有社会的成因不说,但医的人格愈来不敢苟同。看似温文尔雅,对医的追求精益日渐淡漠。说钱与日老练,而官者的牧吏心态介入医患的纠葛,自以为主持公道,实则抑民扬医,让事态走向偏锋。

    清,同治年间,朝廷为问诸医者的走向沉沦,力荐《玉历钞传》一书,以正医德医术之风。民国时期印量倍增,惟医者必读之书。后有戏本走向庙前集市,点化于民。这一做法,以咒的形态出现,让社会的敬畏成为每一位医者秉持的准则。

    《玉历钞传》是一册劝善罚恶的线装刻本。书的宗旨,一曰医德医风;一曰因果报应。讲的就是一个心字,向善唯一。太上感应篇所云:夫心起于善,善虽未为,而吉神已随之。

    医的堕落成因于社会的应制,不凡与秦汉以来方士的所作所为有染。又因西医的泛滥,让患者的矛盾日益走深,当局者又无解。鲁迅先生笔下的无常之议,已不在意那个谁的肯定与否定的年代了。

    曾文贤放言,慈禧老佛爷此生对中国之走向晚年做的两件事可圈可点。在预备立宪的前提下,一曰自由办报;一曰自由结社,包括自由组党。人类的进步和发展之根本由此推进。放与禁,看似一字之别,却是考量一国统治者的气魄、胸襟,智慧之远见。反之,就步入了欧洲**德国之路的后尘。禁dǎng jìn报,不是走向对外侵略扩张,就是实行对内人治奴役民众,最终走向政党化专权的国家shè huì zhǔ yì道路。

    曾文贤说,医者与患者之间产生的矛盾,主因在医生,次因在患者。未达协议者,不妨在众多媒体辟一专栏,专事言说。邀名家解读,让民众参与评判,凸显社会之公正和阳光。诸事同议。不知当局者可有此雅量。

    一个社会,如若医者和师者做人做事的底线失衡,社会医德和师德的根治就不是修复,而是废除。有必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救赎,如依然故我,何须别人动手,自己就完蛋了。

  

【民国墟烟】网址:http://www.kansuu.com/chapter/166978/99975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