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玄幻小说 > 民国墟烟 > 第九十五章 客栈开业

民国墟烟 第九十五章 客栈开业(1/2)

    做生意讲究天时地利人和,可有时走着走着就偏了。总想借一种“势”,人的担心不得不面对社会的无常,说起来也是无奈。活着,本身就是对社会的经营。

    自从陆得祥做了客栈的掌柜以后,一晃眼,几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粮栈最终没有重新开张。没有开张的原因,不是沈先生不想重操粮业,而是对日本人的心存芥蒂。

    粮食,一个有关民生的问题,日本人不可能不做文章,看似现在的粮食买卖依旧如故。以后呢?变脸是人的本性,一但日本人站稳脚跟,对粮食的统和控是无疑的。

    水,流则通,止则淤。淤比通更显占领者喜于玩火自赏的心态。以史眀证,历代统治者对民众的控制,都是从“口”入手的,日本人也不例外。与其让日本人摆布,还不如自己暂不染指,观观风向再说。孰不知,一个再说便没了下文。后来,朱子韬为此又多去了趟集村也无结果,再讲就显得多余了。

    还是沈牧融审时度势,不开粮栈,开一家客栈总可以了吧。再看看镇上,哪一家客栈不赚钱,生意好着呢。又和朱先生一合计,粮栈空着也就空着,还不如由得祥出任掌柜开一家客栈。招牌不变,只改一字“粮”为“客”,和沈先生一讲,称道,这个主意好,获准。获准的前提是不再作为东家,仅以铺面出让的形式为股本,以后镇上沈家的事就交由小姐打理了。送客的时候留下一句话,如果开客栈缺银子的话,沈家是可以给垫资的,等赚了钱还上就是了。

    客栈开业的那一天,正好赶上从西山下来的一拨买卖人,一助兴,沈先生说,开局好,以后的生意也会做的顺当。果不其然,真应验了沈先生说的话。见风得雨,银子赚的不温不火,日日有进项,月月有嬴余,到了年根一算总账,这生意做的还真叫人满意。就像过日子似的,不紧不慢,一家老少各尽所能,生活的有滋有味。众人再一合计,客栈投入不多,就十几间房,一处大院子,几张笑脸,和十分真诚,生意就成了。另外,转手的生意也做,替客商着想,跑跑腿,找找下家,吃的多是帮办的饭,没什么本钱投入,要说投入,也就是一个人的勤快,和活泛的脑筋。人一活泛,银子就赚了。有时生意顺的连客栈的门都不需要出,就把事给办了,凭的就是字号的信誉。做生意,别贪的狠,有个尺度,一狠,就把自家的买卖给砸了。

    开客栈,做生意,图的就是赚钱,不仅仅赚住店的钱,还将为客商带来的生意牵个线搭个桥,这也是一笔余外的收入。那些从西山下来拉骆驼的,或是赶驮子的买卖人带来的货,你得吆喝着找下家买主给销出去,如粮食,山货,皮毛等;需要带走的货,客商一个清单,你又的吆喝着找卖主给采办回来,如洋货,布匹,生活用品等。采办的货不能贵了,货比三家,贵了,客商下一次来就上别的客栈去了。能为客商dài bàn生意的客栈多了,哪一家如意进哪一家的门,少了客源,你的生意就黄了,没人住店,就得打烊关门。一句话,生意靠往活了做。于是,市面上的行情得随时掌握着,了解的越细越好。哪家的货便宜,质量好,又不惨水分,哪家的信誉度高等等都得装在心里,这样你的生意经就会越念越顺当,想不赚钱都难。当然,开客栈的人多了,上门的生意就会少些,有人琢磨出了道道,出门迎客。刚开始在客栈外,后来走出镇子,再后来愈走愈远。为了争得一家客源,不惜派人大老远的迎接。有时想起来,这生意做的怎么像站街女似的,不在家里坐等嫖客,而是为了生计晃动着一条破手绢满街巷的跑,装骚卖俏,厚着脂粉一味地拉客,生意做到这一步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陆得祥却不是这样,一业多兼,诚信还是第一。买卖讲的就是诚信,无以文字或口语,变卦的事不能做,一悔不就成

【民国墟烟】网址:http://www.kansuu.com/chapter/166978/100004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